阅微斋

© 阅微斋 | Powered by LOFTER
标签: 文摘
22 2
 

最催泪的段子手,最温暖的女神


1

以前谈了个女朋友,为了避免爸妈化身民政局普查专员,更为了恋爱的绝对自由,所以明智地选择了不备案。

可有次在和老妈及女友同时聊天的时候,一不留神,就把回女友的信息发给了老妈。等发现不对劲的时候,老妈已经一个电话打了过来:“你叫谁宝贝呢?”

我急中生智:“妈,您不经常说自己与时代无缝接轨吗?现在流行这样叫父母。”

最后瞎掰了很久,老妈才满腹狐疑地挂了电话。

第二天刚吃完早餐,老妈的电话又打了过来:“其实,如果你谈恋爱了的话,每个月可以考虑给你400元的恋爱经费。”

最后,在老妈的软磨硬泡以及再三保证不干涉的情况下,我把女友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。

下午上课的时候,女友给我打电话说:“你姐今天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我愣了一下后便明白了:“她说什么?”

女友诡异地笑了笑:“她说叫我保护好自己,多防着你。哈哈,这还是你亲姐吗?”

对,不是亲姐,是我亲妈!

2

刚毕业的时候,有一段时间穷得几乎要啃土。好几次拨了家里的号码,但想着毕业前自己牛哄哄地在家里撂下话:“毕业后绝不向家里伸手”,所以每次在几乎就要拨通的瞬间,立马挂断。

然而,在发工资前一个星期,我穷得晚上只能吃一包方便面了。

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我正费力思考如何用一包方便面实现温饱最大化,母亲的电话就来了:“儿子,你最近怎么样?我老做噩梦。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尽管内心已濒临溃败,但我仍负隅顽抗:“当然,哪有您这样盼儿子不好的。”

老妈说:“少废话,需要贷款的话就把银行卡号发过来。”

呵呵,就我这样傲娇的性格,对于这样的建议,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拒绝:“妈,直接转我支付宝吧。”

后来和老爸打电话说起这件事,我感慨道:“老妈做梦真的神了。”

老爸哼了一声说:“你妈说你刚入社会,性子又倔又好面子,吃苦也不会说。那段时间一天到晚念叨,不做梦才怪。”

我立马鼻子一酸,就在眼眶即将湿润的时候,电话里传来老妈的声音:“儿子,把自己养白胖点,回来要你张阿姨给你物色个女朋友。”

我怒了:“妈,敢情你这是怕我营养不良,面黄肌瘦,入不了人家的眼啊!”

老妈悠悠道:“不然呢?万一人家姑娘看不上,那你不得又继续赖在家里。”

我气得浑身哆嗦,老妈又补一刀:“辛苦养了二十几年的猪,可不能砸在自己手里……”

3

每次回家,老妈都会一顿旁敲侧击:隔壁张阿姨家的儿子带女友回家了,旁边李伯伯的女儿下个月要结婚了……

我说:“妈,现在的女孩都太现实,不是看钱就是看脸,这样的儿媳妇您能要?”

老妈若有所思地望着我,久久不说话。

这种轻视的态度让我大为光火:“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肤浅?难道内涵与才华不应该更重要?”

老妈放下手中的瓜子,意味深长道:“儿子,实在不行咱就踏实点。”

这叫什么话,我很生气,是的,我怒了:“您儿子够踏实了,你说长得帅的、有钱的左拥右抱也就算了,可长得丑又没钱还没有才华的人也可以出双入对,凭什么?”

老妈瞥了我一眼说:“和长得丑的人谈对象,顶多就是眼瞎,但如果加上没有才华,就有可能沦为心瞎。眼瞎还有得治,心瞎就是一辈子的绝症。”

还没来得及悲伤,老妈又说:“儿子,其实你根本不需要担心呐。”

果然是亲妈,我张开五指,风骚地把头发往后捋了捋,做好迎接她夸赞的充分准备。

“反正你也没什么才华啊。”

她让我红了眼眶,我却还笑着原谅。

4

有一次陪老妈整理东西,无意中翻出一张她二十几年前的照片,素白的连衣裙,一头大波浪,站在镜头前青春洋溢,笑靥如花。

我半是真心半是拍马地赞美道:“老妈,您年轻的时候,那是绝对的女神啊。”

老妈甚是得意:“那当然,当年追你老妈的小伙子,把你外公家的门槛都踏破了。”

坐在旁边正看电视的老爸,望了望老妈,没有说话。

我八卦地问道:“难道,当年老爸是备胎?”

老妈难得地给面子:“那倒不是,追我的人当中,其实我也就对你爸有些好感。”

老爸正襟危坐,虽然仍是目视前方,但得意之色溢于脸上。

不过,很快他就得意不出来了。

“你爸年轻时比你还爱嘚瑟,有一次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块手表,大冬天的挽着袖子,一天到晚在我家门前来回晃悠。最后你外公都看不下去了,说这孩子虽然傻了点,但至少心诚。”

老爸点根烟,默默地走出了门外。

老妈话题一转,突然说:“儿子,你有喜欢的女神吗?”

我点了点头,肯定道:“当然有。”

“那人家姑娘喜不喜欢你?”

我想了想说:“喜欢啊,不过不是爱情的那种。”

“那你就是你刚说的那种备胎呗。”

还没来得及解释,老妈又说:“儿子,要不就别再喜欢人家了,好姑娘到处都是。”

我两眼一瞪:“不行!凭啥啊!”

老妈叹了口气:“妈可不想你受委屈。”

妈,你就是我心中最温暖的女神。

5

临近毕业的时候,很多东西都面临选择:爱情、事业。

女友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回一千多公里外的家乡,同学也邀请我一起去深圳某家大型施工企业工作。

最后,和陪伴我整个大学的女友分手了,工作也最终定位于湖南。

老妈经常说:“只要是你的选择,爸妈都支持,我们不会成为你的牵绊。”

可就在我将决定告诉她的时候,从她的神情里,我分明看到了满是欣喜,又夹杂着些许歉意。

我说:“妈,你儿子能力就那样,混不了大城市。”

老妈毫不客气道:“也是,我想多了。”

后来我曾试探性地问她:“妈,如果我真的去了深圳工作,你们怎么办?”

老妈说:“还能怎么办,就当养了二十几年的猪被偷了呗。”还没来得及抗议,老妈又缓缓道:“可是,我担心别人喂不好。”

年少的时候,我们总笃定自己将来会足够成功,可以慢慢偿还他们所有的爱。可后来却愈加无力地发现,我们永远都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靠近远方。

我们总想努力去回馈他们更多,于是背对着他们飞奔向前。可当我们捧着自认为最珍贵的东西,站在他们面前时,他们却只是紧紧握住了我们的双手。

曾经,我们拥有太多天马行空的梦想,可我们却不知道,于他们而言,我们,就是他们唯一的梦想。■

评论(2)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