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微斋

© 阅微斋 | Powered by LOFTER
标签: 文摘
6
 

为什么在《独立日2》这类科幻片中,外星人总率先和美国人接触?

"
我们得学会接受这些微小的死亡,微小的冒犯,现实的,或者虚拟的
"

先提个问题:如果你是外星人,你所在星球的文明程度远远高于地球人,而你打算和地球人有所接触,你会率先选择哪些国家?

出于善意的目的,应该率先选择文明程度最高的那些,交流起来障碍最小;出于恶意的目的,也应该率先打击文明程度最高的那些国家,打击他们,是实力测量,打击他们,也是战略手段,可以让别的国家群龙无首,陷入极大混乱,从而降低征服的成本。

也许真正的外星人不这么想,但科幻片里的外星人的确是这么想的,毕竟它遵循的还是人类的逻辑。所以,在《独立日》以及许许多多好莱坞科幻片里,当外星人试图联系地球人时,总是率先和美国人接触。当外星人对地球人实施打击时,也是率先从美国开始的。
这里面,有种强大的自信。

自信之一表现在:他们毛遂自荐地担任了地球文明先锋的角色,通过电影电视,通过目击报告,扮演了外星人选择的通灵人、传道者角色。自信之二表现在:他们丝毫不忌讳充当外星人优先攻击的对象,一次次毁灭自己的地标性建筑,展示遍地废墟的狼狈。

《独立日:卷土重来》里,两种自信都有。电影里提到的罗斯维尔事件发生在美国,最后的集结地51区是美国外星传说中的圣地。而那个善意的地外文明,也率先和美国人联系,把大圆球的形象输入到了许多地球人的意识里。更不用说,带领地球人反抗外星人的也是美国总统,最后发起绝地反击的,是来自全球的精英飞行员,但领头的依然是美国人。

电影里的大攻击和大毁灭,最先发生在美国,整个美国东海岸被毁了,国会山、白宫和方尖塔、自由女神像都成了废墟,几乎与此同时,欧洲也被毁了。在整个过程中,我们看到了巴黎埃菲尔铁塔、伦敦大本钟、新加坡滨海湾金沙酒店被轻易摧毁,变成碎片。这几个地标建筑被毁灭的情景甚至被做成了“毁灭版”海报。总之,用各种花样摧毁美国和地球,已经成了罗兰·艾默里奇的品牌标志。

不是毁了就算了,既然是电影,就要毁得有技术、有层级、有美感。《独立日》的特效,至今为人称道,《独立日:卷土重来》更进一步,外星人的巨大母舰在海洋中降落的场景,有层次、有情节、有美感,逻辑非常清晰。但这种技术也不难学(也可能我想简单了),难的还是那种自信。

你能想象上海在电影里被外星人掀起的巨浪摧毁吗?能想象东方明珠在电影里变成废墟吗?

哦不。我们这个民族一向多灾多难,所以,我们的文化里,对死亡、毁灭,对一切怪力乱神甚至对于别人的意见、批评、负面新闻,对所有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事物,都有巨大的排斥。人们如饥似渴地寻找安全感,希望知道自己能够完全控制局面。所以,我们不喜欢看到直言耿见,就连明星报道,也很难看到批评。

这种外星人导致的绝世天灾类型的电影,却偏偏把这些都冒犯了个遍,它就是怪力乱神,就是失控,就是在说明我们的脆弱。所以,即便我们的技术能够迅速追上,但观念的进化还要很久很久,要在我们的电影里,看到东方明珠塔倒掉,还要很久很久。

在武志红老师的书里读到过德国心理学家埃克哈特·托利的一段话,大意是,有人过分看重自己,无法忍受自己控制不了局面,总被自己一时一地的思想控制,对他们来说,这些零零碎碎的念头,就是“我”,就是他本身,一旦遭受挫败,就像一次微小的死亡。

而我们,得学会接受这些微小的死亡,微小的冒犯,现实的,或者虚拟的。

在一次次毁灭、死亡和新生中,变成新人。

评论
热度(6)